• 遥远之迹
  • 艺术家:韩子健
  • 学术主持:杨疏清
  • 开幕时间:2020.12.27
  • 开展时间:2020.12.27 - 2021.2.28
  • 展览地点:全摄影画廊. 上海莫干山路50号13幢2楼

vanitas 遥远之迹:韩子健个展导言
杨疏清
 
北宋郭熙的“三远法”概括了中国山水画的空间构图和取景的独特方法,体现高蹈远引的生命意境。而超越性的遥远浩瀚之境(die Ferne)在哲学家海德格尔看来,则是人的本质的可能性。艺术家韩子健关注塞尚的作品,以及与之相关的艺术现象学研究著作,如哲学家梅洛·庞蒂、罗兰·巴特等人的关于绘画和摄影的理论。此次学术展览“遥远之迹”见证了子健把自己的感悟转化为艺术作品,这种方式近似于欧洲学界兴起不久的“艺术研究”(artistic research)。韩子健从塞尚的作品中提取出遥远这一面向,并将欧洲“虚空派”绘画的某些元素如骷髅,融入了自己的雕塑作品中,在短暂与持久、虚与实、近与远之间打开了奇妙的时空场域。

塞尚早期的静物画中的头骨与水果、酒壶等物形成对照,来提醒我们生命的短暂和死亡的必然(momento mori)。在《纪念碑》中,子健将头骨置于苹果和山体的侧面,生命的残骸、静物(法语里的‘死的自然’)和自然风景并置在一起,作品晦暗的色调和粗砺的质感将多重时间的踪迹凝结成纪念碑,也呼应了塞尚想探寻的自然和世界原初的、生硬的机理和结构。塞尚晚年的《金字塔状的骷髅》的画面上,没有下颚的头盖骨如同苹果一般叠放在一起,空洞的眼窝捕捉着我们观者的视线,死亡的气息无处可逃。然而塞尚不只是因为老之将至才对死亡主题感兴趣。仔细观察那些形体各异的颅骨,可以看出困扰着塞尚一生的问题,即事物和世界的深度与体量。子健复现的骷髅,突显了塞尚的问题意识,其凹陷的眼窝既指向遥远的深渊,同时也拒绝理性视角的穿透,而保持为眼前凸凹不平的表面。这种远与近的张力统一也同样见于《遥远之物》中具体而微的细节,物件仿佛在不断缩小中逃逸,只留下其退隐的踪迹。

本次展览,体量最大的作品来自韩子健对塞尚的《浴者》的解读和演绎,浴者从自然风景中走出,遥远而切近。浴者头部歪斜,紧闭双眼,好像在沉湎于远古的时间中,身上依旧保留着周围荒原的陌生痕迹。荒原地面上的脚印指向浴者的双脚,如同由行走的时间点连成的串珠,打开了浴者/人周遭这深沉的荒原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