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 幻·泡影 —— 柴一茗绘画作品展
  • 艺术家:柴一茗
  • 学术主持:陈海燕
  • 开幕时间:2017.05.27 / 16:00 - 18:00
  • 开展时间:2017.05.27 - 07.07 / 10:00 - 18:00 每天
  • 展览地点:一个艺术ANART,中国上海 莫干山路50号13幢2楼
题记:“人们写作(绘画),是为了让沙漠有生机,为了独自一人却不受独自一人的限制,为了不受虚无的诱惑,或至少拖延这种诱惑对我们的影响。”
——杰苏阿尔多·布法利洛(Gesualdo Bufalino
 
幻·泡影
文:陈海燕
 
 
2014年,柴一茗首度尝试在纳鞋底布上作画并举办《梦幻泡影》个展,距今已有三个年头。如今,老柴以同类的作品再度呈现,我依然只能说这就是老柴……
 
同样是在一个春日,莺飞草长、小鸟啁啾,当我再度踏入老柴闹中取静的工作室,但见老柴笑意盈盈,青山依旧,仿佛不过短暂一瞬,不经意瞥见院中的一株广玉兰,好像它又壮硕了几多,如人,也如世。光阴如许,三年不过是时间的简单刻度,但若作一点换算,譬如更替为1095天、26280小时、1576800分钟、94608000秒,是否这样的时间在认知里就是镜花水月,每秒的更迭无从打捞。这一切依然得应《金刚经》的末句箴言:“一切有为法,如露如电,如梦幻泡影,应作如是观。”如是观的,也包括老柴的这批作品。
 
自个展之后,老柴意犹未尽,且愈加沉迷,诚请会传统女红的老母亲用家中囤积的旧衣物继续浆裱缝制纳鞋底布,以至老母亲的这些手工底布也渐渐拼就成一种自发状态下的布艺“原生态”。那些拥有家庭记忆温度和岁月痕迹的旧织物们被彻底解构和破碎的过程,像是一种不自觉的参悟和放下,破立之间,用机缘、用形式,用一种随缘的方式呈现。而重构与整合的拼布过程,不仅置换了物态性状、模糊了有用无用、错置了时间空间,将道家的“无相”和佛家的“色空”思辨以极其质朴自然的“物语”方式为老柴的创作开设“迷局”。这一块块经由母亲之手设立的局,因由艺术的缘起,幻化为母与子成年成熟之后,久已缺失的一种游戏和沟通。一个设,一个解,貌似没有游戏规则或对话过程,但其中葆藏的温情、缺失的交流和各自的独立性,包括曲解与误读、同源与殊流,已然超越了艺术本身的所有形式感。这是一种仪式,不仅是艺术的仪式,也是我们在这个贫瘠又丰饶的世界里之所以需要艺术的一种滞重。梦幻泡影里头,始终有梦,有幻,有泡影。有序对无序、齐整对混乱、规律对随机,神光离合间乍阴乍阳,这也此次作品的整体意义和艺术性比上回要更进一步的所在,而此类创作基底考验的还是艺术家的灵气。
 
灵气,是一种天然的禀赋,与生俱来,习不得、摸不着,而老柴从来靠本能作画,最不缺的就是这一特质。基底布面的色块衔接、花色图案、绗缝线脚和面料质感,甚至浆裱时偶然隆起的气泡和凹凸,或是偶然的一时一念,无一不能唤动出老柴天马行空的笔力勾画、设色填染。这一批作品无论对布基和材料的控制能力,还是整体构架,或是形式表现,都较过去更为游刃有余和自得自在。对于这类的绘画创作过程来说,老柴唯一自感要约束和控制的是最后的收拾和收笔,直到无力增之一笔或是减之一分,此谓“完稿”。无执念、无本相、无功用,在无意义中有意义地创造无意义,这一贯是老柴秉承的风格,用各种图绘的“语体”抒写志怪天书,从而反观有幸“阅读”中的你、我。而之于这些志怪天书所指、能指和意指的到底是他、她、它?还是祂?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存在了,就该是一种存在的光芒炫耀,是梦,是幻,是泡影!所要参悟的是,即使如时间的概念,人类文明用无数符号精微界定出诸如秒、毫秒、微妙、纳秒、皮秒、飞秒、仄秒、幺秒、渺秒……,无论如何穷尽,也不过是人类的一种妄念。天书,从来不是为讲某个理论,或被控,天书的存在就是告诫人类,这个所谓的可知世界之上有一个不可知的“道”。同样,绘画综合的“技”在老柴那里也不是核心关键,艺术取义的“道”才是我们,包括艺术家及艺术真正所要看重和追索的。若否,艺术将只能沦为媚俗的匠技,艺术作品将只是一件披着形式外衣的漂亮商品。
 
这三年,为了取义这样的“道”,老柴依然勤奋努力,依然贪痴成性,依然尝试各种可能。不管周遭如何变幻,世事如何嚣攘,老柴一心一念呆在自我的洞穴里,大脑频动过速着扫拾各种材料,搜罗各种肥料和废料(比如包装纸、包装盒),利用双鱼座梦幻加工的异禀,将这些“料”沤成天然基肥,混合了自我意识流的松土后撒上各种奇怪的种子,用手中光亮的画笔,给种子们醮点水、照点光。然后,如梦、如幻、如泡影的花儿,就开了。
 
 
 
写于沪上
2017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