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澄怀 —— 马运灿雕塑艺术展
  • 艺术家:马运灿
  • 学术主持:徐亮
  • 开幕时间:2017.03.04 / 16:00 - 18:00
  • 开展时间:2017.03.04 - 04.28 / 10:00 - 18:00
  • 展览地点:一个艺术 ANART, 中国上海 莫干山路50号13幢2楼

  澄  怀

——马运灿雕塑艺术评述

马运灿雕塑作品非单纯形式感的显现,而是其精神碎片游弋的轨迹,是人类情感复杂性、深刻性悲悯情怀之图谱。其作品看似是一块经过加工的石头,毫无异样之处。但经“切、凿、磨”重新分配的空间格局传达出物像“纯粹的复杂性”的多样化诉求。如我常说的:极简主义不是为了极简而极简,而是推理的细密化结果。所有的技法、结构、空间组合是其内心运动的法眼。对于其作品来说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解构主义的归纳都没有意义。他所追求的不是单一的表面形式感,而是把沉积的岩层重新激活产生新的气象律动态势。

在他看来,“切”只是个名词,石头本身才是动词。他的这些作品我称之为:卡夫卡式的形而上精神寻幽记。人的个体在历史的变形记忆里有一种博尔赫斯式的勇气,使他在游走的城市悄然行进,并顶着社会重压前行。这种体验的现状扩展了我们的精神疆域,也切出了我们的城市和乡村精神回乡的内心独白,意即在自己灵魂深处凿出的一块块城市文明步履的精神碎片。试图从视觉感受中寻找一些模糊的观赏心境。由此,从概念走出概念,避免简单、直白的思考问题模式,创作过程跨越了东方文人画概念的痕迹。从宋代夏圭的《溪山清远图》等传统经典中提取、重构和转换为艺术的独特感受,是对过去、现在和未来的重新诠释。他把散落在个人虚幻的时空记忆串接起来,使人感受到实物切片在当下中存在的问题。切片中有他曾生活过的古都洛阳常态物象化呈现,其切片空间的不断组合揭示了中国古典艺术的意象与当代文化异途同归的路径。他借传统山水画的规律以石代山,在石头切割的暴裂过程中,以竣冷与刺疼使作品上升到孤寂的哲学层面,每一次的切痕,每一刀的含义总是在”另一层“的意义上,每刀都是霸悍的新姿。他以米芾拜石般的精神让石头的原始语境参与到当代词语的艺术语言谋略中。给园林般的石境以山水林间的梦幻意境,映照并隐现每块石头局部的灵魂情愫。

当代艺术是不断挑战既有艺术形式以便更好介入当代生活的艺术方式。马运灿的精神碎片是在超越时空中追问历史规则和思维体验的悟道旅途,从自然文明对后现代工业文明的诉述与诠释,试图从原始岩石洪荒的语境中寻找对当下生活的思考。在此,石为起点,意来源于石,石重新包裹并赋予了作品多重性的意义。这里,与其说是表达了物质的直观状态,毋宁说是在叙说当下文化的万千精神症结。从而生成某种非常态的独有精神意象,依此带来精神意义上文明旅途的澄怀感伤。并在当下文化精神和社会形态的嬗变中独语着绵延的精神遐思……

匆匆感言,以读马兄作品之概,或有谬语,是为序。


徐 亮
2017年2月6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