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山,那些人
—— 曹应斌、宋海东二人展

 
正式与应斌兄熟络,约摸在二年前系里策划年度展。那段时光,蒙他赏光选送了水彩山水画,以嵩山为景点缀着人物。没用宣纸翰墨,亦不走传移摹写追寻气韵之路。 然迄今我仍以为他与时下艺坛艺品迥异,不同在何处。揣摩良久,忽然开朗。他画出了情怀,画出了国人特有的情怀。 面对画作人们依稀领受到嵩山吹来徐徐的熏风。是那么的不同,有温润之气息。还有些许调皮。 细琢磨有三点;水彩画与浅绛国画近,使软毫笔纸上沾水调浅淡之色绘画。易呈现亦梦亦幻的意象。
 
其二,画作作者在自然山水中,临遇动心一刻所绘。(应斌兄曾向笔者透露:嵩山系列始,大部分画作在山山水水行旅中起的稿。)
 
其三,画家画的嵩山是神山。自汉以来历代帝王年年当个大事要往神山封禅。嵩山这座山我拜访两三回。那巍巍然赫赫然的景象,确实不凡。有帝王之气。仰之肃然起敬。推测以敬畏心去感受绘画的。
 
理清思绪好愉悦,终于寻觅到探看的视角。
 
让人惊喜,这回展应斌兄近期新作能见着了。老罗他们无疑给了个难逢的机会。好企盼!
 
记得念中学时,父亲刚出牛棚,携二哥与我游走老城豫园。青山绿水,亭榭飞檐,花香鸟语,红鳞嬉戏。父亲沧桑的脸闪过浅浅一笑。就这样我莫名迷上了那山那水。
 
做人甚要紧。好惭愧,予亦时不时觉到身心出“情况”。多多查看吧。
 
读书解惑。古书画与出土文物简牍让今人方便撩开被遮蔽的(古人统一场)面纱。
 
譬如四季是如何生活的?文人画的前生是怎样的?传移摹写——粉本摹写的传统是怎么来的?古代文人又是如何诗意入画?他们究竟以怎样的宗教情怀从于艺?疑问一大堆,毕竟我们相隔统一场已有大半个世纪了。
 
同时我们亦明白我们有长于古人的条件。古书画都集中在几大博物馆可方便品赏研读。
 
其二,四九年后大量新出土文物与简牍帛书,可释读,可摹写。
 
其三,古书画拍卖预展与古玩集市观摩亦颇为方便。
 
其四,不少模糊含混的文献近来得以澄清。譬如古代山川祭祀、道家内丹研究与唐宋秘篆文等等。
 
看山看水亦是功课。
 
焚一炉香,画着习着习着画着,不知觉体味出了乐趣,其中不乏有诸般多样的实验。亦有心手相增长之欣悦。(在路上)磕磕绊绊不会少。然觉到曙光在前方,心底会泛起滋滋蜜香的味儿,好甜。
 
上面啰嗦拉扯这些是我与曹应斌向友人观众交代关于展览及作品的点滴因缘。
 
感谢各位拔亢光临。更应感激全摄影的黄云鹤兄,罗永进兄热情关照,鼎力相助。另外晓琦小姐付出诸多辛劳也要特别感谢。再次由衷地感铭。
 
 
二零一六年孟秋
宋海冬写于海上